Main menu

 

牧者的話—-《小麥與殺老師》——周智禮傳道

(一)
甫一出生他已被賦予成為王的命運,對任何事情都擁有極高資質,他的才華與能力令他可以凌駕任何人;做事迅速果斷冷漠無情,強悍且殘酷,稍為看不順眼便立刻令其消失,他三名忠心耿耿並精練的護衛軍也敬而畏之,他策劃了一個龐大的洗腦計劃,圖令所有人類千依百順地奉獻自己,成為自己的養分…

在他眼中如螻蟻的人類作出了不同程度的抵抗,不過這都如一顆顆雞蛋擲向高牆一樣不堪一撃;就在世界快將成為自己掌控之下,全人類也要被自己統治之際,一個弱小善良的失明小女孩出現眼前,不明白縱然自己面目猙獰也會有人願意親近,與小女孩棋盤上對弈時,慢慢令他明白自己不可能永遠高高在上目中無人,棋藝切磋間所激發出的快樂只限於與對手的交流之上,從而產生了一種需要別人及同時被需要的微妙感情,這幸福不能從暴虐威嚇下奪得,更不能從極權嚴懲下獲取,她的失明彷彿看穿了自己內心的軟弱及需要;人類終於以一個自殺式同歸於盡的對抗方法,令王到最後難逃被另一種比自己更大的力量消滅的命運,就在奄奄一息之際,他腦海只希望能跟小女孩棋路上再一次相遇,也期盼可以安躺在小女孩的懷中,拋開對人轄制的野心,拋開種種只滿足自己的慾望,單純地渴望與小女孩無止境的弈棋,享受著需要及被需要、重視與被重視、依靠與被依靠的幸福;當他像快要失去一切的同時,得著了小女孩所帶給他的救贖。

(二)
升上高中前一年被編進「E」班,其實就是所謂「END」班,為學校所定性為「放任何資源也是浪費」的一群,我們的存在只有一個目的,就是警惕著別的同學不要淪為我們,你的成績一鬆懈就會像我們般被人鄙視奚落,不配有各類設施的被派到設備簡陋的舊校舍上課,往後人生將充斥著各種不公平待遇,除了「END」班大家都是菁英,在追求競爭力的知識型經濟社會環境底下,「END」班就是為上流社會塾底的一群,只要巧用制度架構去令我們永不翻身,上流社會便會有穩定發展。所以在人生路上註定是失敗的我認為,所謂甚麼生涯規劃也是徒然,就在我決定囫圇吞棗、自暴自棄的去過餘下大人所決定人生之際,「E」班出現了一位外形奇特像章魚的謎樣生物作我們的導師,他有能破壞月球的能力,並預言1年後要將地球徹底摧毀。所以各國政府只好答應他的無理要求:在他毀滅地球之前要當「E」班的導師,並只可由「E」班同學任意暗殺自己;這個最高速度達20馬赫的超生物,不用說我由始至終都沒想過暗殺成功,可是這非一般的的課堂生活越來越不對勁,他學識淵博有教無類,在我們走到絕路時不會說句「加把勁」便掉頭離開,總能循循善誘的提昇我們對學習的興趣,還花時間地聆聽我們每一個,本應該被社會唾棄如廢物般存在的過去與夢想,最令我摸不著頭腦的,是教授我們各樣可以成功暗殺他的方法。為什麼有一個為世人所憎惡,期望至他於死地的暗殺公敵,會如此慷慨地暴露自己於仇敵當中,並溫柔地鼓勵著仇敵殺掉自己?頓時我發現這個為師的目的,是我窮一生也學不了的功課…

延伸閱讀:
1)《全職獵人》「蟻王篇」冨樫義博
2)《暗殺教室》松井優征
3)身邊每一個少年人的內心世界

Facebook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