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menu

 

牧者的話——方桂生牧師

2015年11月13日,12位槍手,像軍事行動般,同時向巴黎及其他多處地方發動恐怖襲擊,結果造成過百人傷亡,震驚世界。事後,恐怖組織「伊斯蘭國」 (ISIS) 宣報是他們所為。
如此多的平民被殺,的確是使人傷感的事。但願逝者安息、傷者可以早日康復、而失去親友者可以早得安慰。

面對死傷過百的大事,我陷入沉思︰…

i「伊斯蘭國」是從那裏來的呢?
不少人指出,如果不是當年美國總統小布殊,我行我素地、謬然發動了伊拉克戰爭(當時的美國,是世上最強、最富的超級大國;這種我行我素的態度,稱為「單邊主義」),今天…「伊斯蘭國」或許並不存在。 在911事件後,小布殊雄心萬象,先打阿富汗(不少論者認為他另有目的,就是要把美國勢力插入中亞,威脅俄羅斯及中國),後又以伊拉克擁有大殺傷力武器為理由(到最後卻甚麼也找不到),入侵伊拉克。 當時,不少論者提醒政府,除去薩達姆容易,但後果難料。

薩達姆是人人都不喜歡的人物,但他卻如黑社會大佬一般,鎮壓著伊拉克國內不同的民族、宗派、勢力。黑社會大佬一旦除去,所有的勢力就搶佔這地,後果就是戰爭、死亡、恐佈活動…。

我不禁沉思︰這位基督徒總統,任意而行,是否比恐佈活動更可怕?這位基督徒總統,是否要為千千萬萬人的死亡,向上主交賬?

ii為何美國反恐,卻「越反越恐」?
當「伊斯蘭國」把殺人割頭的片段放到互聯網上後,美國很快就認定它們是恐佈組織,並隨之對它發動了空襲。只是空襲了年多,「伊斯蘭國」卻越發壯大,成為最可怕的恐佈組織。

為何美國反恐,卻「越反越恐」?

無他,因為美國反恐,不是真心反恐,也不在乎要(立刻)消滅「伊斯蘭國」。

在反恐一事上,美國關心的,只是敘利亞總統巴沙爾的下台。美國支持的所謂「自由軍」是反巴沙爾的,「伊斯蘭國」也是反巴沙爾的(當然也反西方)。因此,美國就要好好『利用』「伊斯蘭國」了。

如此另有目的的『利用』「反恐」,又怎能不「越反越恐」呢?

我不禁沉思︰上主啊,只有你能知道人世間隱藏的事,也只有你察看人心中的鬼主意…。

iii「恐佈份子」都是歐洲人,為何西方仍要炸敘利亞、伊拉克,不炸自己?
法國政府很快就知道誰是巴黎恐襲的元兇。法國的特警也很快把他們「幹掉」。法國的媒體也介紹了他們犯事前的種種犯罪行為,甚至連女疑犯生前的三級相片也找到。

噢,原來他們都是在歐洲出生的「穆斯林」二代,在歐洲長大,在歐洲受教育,受歐洲文化影響,過著吸毒、性放蕩、醉酒的糜爛的生活,甚至不看「可蘭經」。

但忽然間,他們在接觸了「伊斯蘭國」的宣傳後,就更新變化成為了「聖戰士」。

這表示甚麼呢?是否表示恐佈主義的土壤不是在中東戰亂的地方,恐佈主義的土壤正是西方的文化–所謂現代的、進步的文明?

我不禁沉思︰「人心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誰能識透呢?(耶利米書17︰9)很可能不是別人的宗教信仰可怕,而是我們以為自己比別人有「義」才更可怕。

iv恐佈一哥是誰?
人人都聽過ISIS,也以為它是殺人如麻、兇殘成性的恐佈組織。然而研究指出,頭號恐佈組織的桂冠,卻是戴在非洲的「博科聖地」的額上。

很多人對這個甚麼…「聖地」感到陌生,但當提及2014年「博科聖地」在尼日利亞擄走200多名女學生的事件時,大家就會依稀記得它們了。

今天,有誰關心這些女學生的命運–以12美元被賣為女奴、性奴…。

我不禁沉思︰上主啊?你知道她們的命運嗎?

v誰的命更有價值?
當巴黎恐怖襲擊過後,世人為死者難過。人們點著蠟燭、送上鮮花、默默靜禱…。但在恐怖襲擊的前一晚(即11月12日晚),黎巴嫩首都貝魯特發生了兩次自殺式炸彈攻擊,死43人,傷近240人。同樣是恐怖襲擊,同樣是炸彈爆炸,同樣是由「伊斯蘭國」發動的攻擊,同樣有死有傷,只是,有誰為這些死難者點著蠟燭、送上鮮花、付上禱告…。

WHO CARE?誰叫他們不是法國人!要知道「巴黎」與「黎巴」嫩。雖然中文文字相似,但倒過來就天壤之別了!

我不禁沉思︰在人眼中,到底誰的命更有價值?而在神的眼中,到底是誰的命有價值?

Facebook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