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menu

此文章是基於作者的意見,不代表堂會的立場。

 

牧者的話—-《山高我行不怕險、路遙獨走不計遠》——方桂生牧師

三月中,我與幾位傳道者一起攀爬了一處被山友們認為是具難度的山峰;行畢此峰,心坎中浮起了一份難以言述的興奮…

原本計劃只是穿越一條簡單的橫山徑,但在起步前,有人提議改登此峰,而一直嚮往征服此峰的我,立時響應;如是者,當大隊到達登山的山嘴時,我們便不加思索地「變節」了。

開步之始,山峰已給我們難題了。

首段峰脊全是亂石,沒有明顯的路徑。行者必須攀爬過此段後,方才見到前人踏出的山路,走過山路,又是另一堆亂石,山路在此消失了。沿峰脊前進,山路時隱時現,一不留神,錯踏一步,便會進入另一險境。

攀登此峰,可謂有驚無險。,在於山形險峭挺拔,山脊狹窄有如刀刃,兩旁山崖又似是無底深淵;這氣勢,讓人有臨深履薄,小心謹慎,惟恐有失的感覺。險,在於山坡陡斜,山路崎嶇難行,上落艱難,有時須手足並用,才能跨越石陣。

為此,每攀登一小段,大家就停下休息。而每次止步休息,我們便回望剛走過的山脊,再環顧四境–遠山、水庫、簡林、盡收眼底,好一片城市人難見的美景!

然而,當我們面對高山給予的艱難試題時,上天也無情地加增了考驗的難度–一大片雲霧飄然而至,再加上強勁的山風…,如此,攀山的勇氣消失了一大半。

雲霧,讓我們看不見前路,也看不見同伴們在那裏。只是,看不見前路,也就看不見危險,唯有注目於腳前的幾步,小心前行。看不見同伴們,就恍似山中只有你一人。明明知道同伴們在附近,但咫尺千里,同伴們的生與死、安與危,也都無法掌握。

疾風,讓步履變得艱難,雖然兩旁的深淵消失於濃霧中,但被風吹倒的恐懼使人更加步步為營。而濃霧除了濕透了我的頭髮,讓我分不清額上滴下的是汗?是淚?是霧水?濃霧也濕透了草披、泥土、山石,讓草披蘸滿了露水、泥路成了泥漿、山石也舖滿了一層潤滑劑,也使我們的每一步變得更易滑倒、更具危險。

好不容易,在攀過不知多少個峰巔,走過不知多少堆亂石,越過不知多少個山崖後,我們終於見到形似巨人的怪石,至此,我們的目的地已到達了。

我跟一位傳道者說起此經歷,我提出一個小小的疑問︰「到底是我征服了山?還是山征服了我?」

我無法回答,只知道在山面前,我要謙卑;因為「山險無盡,人力有限」。也許是山征服了我–因為未來,我仍會走山路,登險峰。

山高我行不怕險、路遙獨走不計遠。

 

此文章是基於作者的意見,不代表堂會的立場。

Facebook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