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menu

此文章是基於作者的意見,不代表堂會的立場。

 

牧者分享—「雪泥指爪」——方桂生牧師

這幾天,我收到神學院寄給同學們的〈校友代禱資料〉…

有些校友是與我同屆的同學,有些校友是高我幾屆的同學,也有些校友是低我幾屆的同學;全都是我在學時認識的。

捧著它,我仔細地一讀再讀。

不少的名字,對我而言已經變得陌生,腦海中也找不到他/她們的身影,只有模模糊糊的一點一點痕跡。

也有不少的名字,它一出現就啟動了我腦海中的記憶體–當年他/她們的相貌、動作、姿態、聲調…,全都閃現在我心靈的螢幕中。

當年,只是二十多歲的小伙子,懷著對神無限的激情,毅然踏上獻身之路。轉眼間,光陰似箭,日月如梭,當年的少男少女,今日已步入中年的人生了。

校友們代禱的事項,離不開父母的離去,或是身體健康的問題,又或是兒女升讀大學…,而這些,正是人到中年的標記。

偶然在網上找到某基督教機構的網頁,見到那位負責人的相片,原來她是昔日神學院的師姐呢!

從前貌美如花的師姐,原本是「女神」的她,今天已成了一位極有「份量」的總幹事。

不用驚訝別人的「進步」,今天的我也是智慧與「身量」不斷地加增。為此,我翻印了一張當年仍有六塊腹肌的「肌肉照」,放在檯上,好提醒自己︰要好好操練身子…。

蘇軾所寫的《和子由澠池懷舊》,提及人生如同飛鴻偶然踏在雪地,並留下指爪的痕跡,但鴻雁飛走後,就不再計較腳印留在何處。

人生到處知何似,恰似飛鴻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那復計東西。

……

既然人生不必計較昔日的指爪,就讓今天的指爪,繼續留在雪泥上,作為一個記號,也作為一份思憶。

 

此文章是基於作者的意見,不代表堂會的立場。

Facebook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