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文章是基於作者的意見,不代表堂會的立場。

牧者的話—-《永恆的當下》——周智禮傳道

每一個活在這時代的信徒,幾乎無可避免地要在批判抵抗與妥協濡化、激進與停滯之間作出真理的抉擇,不要把周遭的事輕易看成理所當然,想著只要適應過去就可以了,仰望上主,你總會有對於過去的一些執著,及對未來的一點憧憬…

在自由解放與欺壓剝削的狹縫之中,富裕的人強行地建構制度與秩序,去壓抑貧窮人哀號的呼喊,人終究會從無法容忍到無法想像,最親近的人也帶著一副偽善的面孔,多少期望與虧欠也只會成為泡影無從追究,惟有盡情製造那些可操控的安逸,背棄了自由冒險的追求熱忱,終極的彼此消費。

笑吧,看誰露出終點的笑容;也許哭吧,讓淚痕成為承認內心恐懼的軌跡,否定自欺麻木的憑證,因為沒有哀傷就沒有更新,否則在彼此操控之下,我們會再無法相信上帝的審判,也無法相信在上帝中有恩典;然而,我們並不是盼望有一個新的未來,我們只是盼望着來臨中的上帝。

我們每個人必須作出決定,因為大多數人都不願意作決定,不願意採取行動,認為一切都無所謂,每個信徒都要踏出第一步,要確實地擁抱信實的主權,作出抉擇並對此負責任,不要害怕,因為我們背後的,是一直願意承擔我們的上帝。

我們要進入的,從來都不是一個衍生出來的、亦非演變而來的世界,這也不是在你絕望之時,無可奈何要作出的其中一個選擇,而是唯一的選擇;我們要做的,不是掀起一場浩蕩的革命否極泰來推倒一切,反而是從上帝的自由和公義出發,去建立那個重新審視自身的歷史。

實踐信仰,並不是可以憑努力、意志能達到的事,相反地,信仰是種恩賜,我們必須儆醒禱告等候它。「因神的愚拙總比人智慧,神的軟弱總比人強壯。弟兄們哪,可見你們蒙召的,按着肉體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貴的也不多。神卻揀選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揀選了世上軟弱的,叫那強壯的羞愧。神也揀選了世上卑賤的,被人厭惡的,以及那無有的,為要廢掉那有的,使一切有血氣的,在神面前一個也不能自誇。但你們得在基督耶穌裏是本乎神,神又使他成為我們的智慧、公義、聖潔、救贖。」林前 1:25-30

有信仰的人不會去擁抱「無論如何也有一條後路可以走呀」的想法,因為信徒要進的是窄門,要走的,始終是小路啊!不要逃避問題,直接面對、回答它,也不要等那領頭的先行一步才算,你們不需要他,他也不需要被被任何人需要。

延伸閱讀:《先知式的想像》The Prophetic Imagination, 布魯格曼 (Walter Brueggemann)

 

此文章是基於作者的意見,不代表堂會的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