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文章是基於作者的意見,不代表堂會的立場。

牧者的話—-《盛夏友晴天 Luca(2021)》——翁子良傳道

近日和女兒看了一套迪士尼彼思的動畫(女兒才一歲半,根本就是自己想看),名為《盛夏友晴天》 ,抱著女兒看,份外多一點味道…

故事講述兩個住在深海的小海獸,十分憧憬陸地上的生活,對陸地生活的一切抱著天馬行空的想像,所以毅然變身為人類小孩,誤打誤撞地走上陸地,一嚐人類小孩的活動。過程中,主角認識到一個人類小孩子並結成朋友,一同參加一年一度的三項鐵人比賽。不過,海獸媽媽因為擔心小海獸,所以禁止他再上陸地,甚至要送他到深海魚伯父的家,避免小海獸再次跑到陸地。小海獸在陸地一邊學習人類的生活,一邊保守自己身世的秘密,又一邊逃避父母的「追捕」,就促成了《盛夏友晴天》這個故事。

彼思動畫公司的動畫一向給人很大的反思空間,特別是成人,《盛夏友晴天》亦不例外。這次帶出了「成長」、「追夢」、「勇氣」等等,說穿了,就如一件藝術作品一樣,「觀眾看到甚麼,就是甚麼」。而戲中最讓我為之動容的一句,就是海獸媽媽追捕主角時,忽爾發現主角懂得騎單車,暗暗說了一句:「Wow, he’s fast!」(嘩,他騎得真快!)。孩子的成長,往往都能嚇你一跳,女兒當日還在嬰兒床滾來滾去,今日已經成功「越獄」,每早偷偷地爬上大床與我們共睡;不只是家中的幼童,就算是當日那個在學校閃閃縮縮的學生,今日已成為獨當一面的團契導師。成長就是這麼自然的一件事,有時,作為施教者,要不斷提醒自己的,未必是教導孩子的方法,而是為孩子提供成長的空間;消極層面說,就是不要抹殺孩子的成長空間。我喜歡蹲下跟孩子說話,甚至坐在地上,因為在這個高度,我才能稍稍看到孩子的視角,只有蹲著,我才能看到他們想要的是甚麼;只有「蹲著」,我才能明白今天的學生,所看到的景色跟我當日看過的完全不同。跟今天的學生哥相處,我要努力地限制自己,不要說出「你哋咪算好囉,我嗰時......」之類的老餅句式,滄海桑田,我成長的方式,絕不可能,亦不應該複製到新一代身上;換位思考,反而可以看到他們更多的需要,亦會對他們所犯的過錯有更大的諒解。

然而,這是一項需要極度謙卑的任務。有一次,一位朋友帶他的初中孩子找我太太,詢問有關孩子濕疹的情況,太太把脈後,覺得孩子濕疹發作的原因,跟壓力有關。該媽媽立刻問孩子:「阿囡,你壓力大咩?冇呀,我覺得你冇咩壓力㗎喎。」頓時,在場所有人,除了一個,都明白孩子的壓力源在哪⋯⋯要給予孩子空間,就是要我們放下「我的經驗」、「我的權威」、「我的規則」,放下很多「我的」。聖經中有一個關於教導的箴言:「教養孩童,使他走當行的道,就是到老他也不偏離」(箴言二十二:6),這一點,很多施教者也成功做到,可惜大多都只是做到「教養孩童,使他走我覺得他當行的道」⋯⋯正如《盛夏友晴天》的海獸媽媽,「我覺得陸地危險」、「你是我的孩子」、「我要你到伯父的深海暫住」,到最後,唯有放下「我的」,才能看見「孩子的」成長,看到主角在陸地踏單車的才能,看到主角對知識的追求。的確,作為基督徒,我們更應明白,沒有甚麼是值得我們「我的」,因為一切,都是「神的」。正如嬰孩奉獻禮,就是要家長由「我的教導」,立志轉變為「神的教導」。今天,當我們作為一個學長、導師、牧者、老師、校長、家長,我們抱著的是「我的學弟」、「我的團契」、「我的教會」、「我的班房」、「我的學校」、「我的子女」,抑或是能夠謙卑地明白到,除了是「我的」,更是「神的」呢?我們又能否在這風雨飄搖的時代,保護孩童,使他不走世界的道,而走在那唯一當行的道呢?

哪一條道,耶穌說,我就______,______,______,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執筆至此,我也是時候停一停,再思一下自己的教導,究竟花了多少功夫,在於帶領孩子認識主耶穌呢。

你呢?

 

此文章是基於作者的意見,不代表堂會的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