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文章是基於作者的意見,不代表堂會的立場。

牧者的話—-《人定勝天》——周智禮傳道

命運在我手,我擁有的一切都是由我雙手努力打拚而來的,物質上健康上情感上精神上,只要不懈地真誠付出,縱沒回報也享受過程,最重要的就是遇到志同道合,就算沒有,也可以憑一己之力影響別人,我深信…

這建基於人性的倫理渴望,靠著每個人的付出,定能建立一片天下太平的樂土;當然,要達到這人類的終極理想,宗教必不可少,人在精神上對信仰的追求,或多或少可以成為共同團結、齊心建設夢想家園的「工具」,不過絕不可以將主導權拱手相讓,否則會白費所流過的汗和血,別人也不會記得你的名字;也當然,要迅速擴展這既和平且理性,高舉人性兼文明的版圖,一點掠奪一點剝削,一點勞役一點侵略,最後達到戰爭的地步,也在所難免,只要上帝被遺忘,甚至人將自己「神化」,這等行為算不得甚麼,人有的是知識和理性,將知識無限地擴大,就可以打破人受限制的宿命,其他都不重要。

別以為上帝是我們難以理解或操控的,若一個人從不明白不理解自己的信仰對象,哪來「信」?無論如何也要奪回對神認識的主導權,對,上帝不是留下了聖經嗎?我們可以對這聖經文本,從歷史時代文化背景、作者寫作手法或抄寫過程翻譯等,去研究去批判,務求將神人之間的鴻溝拉近,總不能任上帝的榮耀超越全然,隨便地抵消人的理性,人才是萬物的主人,人有自己的歷史、美德,人有人類的立場,不受制於任何人或事,要用上人理性的種種方式,儘可能將上帝隱匿,保持客觀,人才是人類、世界的中心,掌控是理性的極致,暴力是和平與文明之根。

只是,人無法理解上帝在聖經出現的地方,是遭人懷疑棄絕之地,上帝所取的形象,是一個奴隸的形象,上帝所走向的,是十架和死亡;上帝最大的成就,是一種反面的成就。從來,從人到神,無路可通。

建立一個以上帝為主體的文明,或許可以藉此救贖價值崩壞的世界。

#巴特
#啟蒙運動
#第一次世界大戰
#BibleastheWordofGod
#香港神學院延伸課程筆記

 

此文章是基於作者的意見,不代表堂會的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