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menu

全年金句:
「因為那已經立好的根基就耶穌基督,此外沒有人能立別的根基。」林前 3:11

此文章是基於作者的意見,不代表堂會的立場。

 

牧者的話—蒙召見證——翁子良傳道

要了解一位牧者,沒有比了解他的蒙召更好的方法,因為牧者不是一個學位資格,而是一個從神而來的呼召。以下是我的蒙召見證:…

蒙召 - 一直以來,我對蒙召的理解都很狹義,覺得蒙召就是聖經人物般見到神,就像其他人「當日我見到神俾我既一幅圖畫」的分享。所以,我有點怕「蒙召」,不是怕被蒙召,而是怕看不到這樣的蒙召。

我喜歡教導、分享和聆聽,我在我還作團友的時候,就有一個很強烈想做導師的心。在中七畢業後的暑假,我開始了青少年團契導師的生涯,跟一班初中生一起成長。是的,是一起成長,我陪伴著他們的同時,他們亦不住的塑造我,無論是心態、想法上的塑造,或是實際技巧上的塑造,都讓我不停的成長。我喜歡做導師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因為我喜歡用我的言語去幫助到其他人,這份「喜歡」,非單指能幫到人就很高興的層面,更是因為毎當要處理團友的問題時,就是我最能感到自己與神同⼯的時候。我會一邊傾談一邊在我心裡禱告,簡單的向神說句「用我的口,用我的口」,很多時候,都會說出一些造就他人,但又不是出於自己的話,我會認為,這就是神回應我禱告的最佳方法。

神藉著不同的事去建立我,我更覺得自己需要去回應神。當天那班初中生團友,今天已經是職青,他們追求的,已不單是玩樂,對聖經的追求亦愈深入。我也想自己有更好的裝備,去事奉神,去教導團友們。猶記得在十一年前的一個周會,要臨時頂替當日的音響操作員,本來我是挺不願意的,因為音響操作,就像被發配邊疆一樣,我想在禮堂中心,跟大家一起玩,一起開心。然而,這次的發配邊疆,正是埋下神學種子的第一刻。當時傳道人問大家,願意為神付出多少,一般情況下,我會去思想事奉的方向,如何改善現有的事奉,但因為當時我在⾓落的「音響櫃」,有一個完全安靜的個人時間,當時我「偷偷的」向神祈了一個禱:「神,我唔知祢想點用我,但呢刻我第一次同祢講,如果祢想,我願意全職事奉。」就這樣,成為我第一次跟神提起全職事奉的事。劇情沒有因為這祈禱變得高潮迭起,我繼續我的學業,畢業,工作,到紐⻄蘭工作假期一年,回港,工作......

在這些年間,種子仍在心裡,偶然有身邊人會問:「子良,有冇唸過讀神學呀」,都會成為這小種子的肥料,但又未至於讓它成長起來。直到臨近要報神學院時,我才開始反思它成長不了的原因。

我發現我怕。

我怕,不是怕要去全職事奉,而是怕沒有神的指示下衝了出來讀神學,我不知道這是不是神想我走的方向。特別是前幾年,我在外地做一份關於寫程式的工作,周末才回港。一個人在宿舍,私人空間多了,思想空間都大了,讓我思想自己的去向。讀神學?重回設計行業?還是全力投入寫程式的世界?我知道自己想回港工作,這點反而想我更怕去讀神學,因為我怕我自己會用了神學作逃出口。但這期間,我想踏上神學路的感覺卻日漸增長。話說有次堂委會期間,堂委討論「潛在神學生」(當時仍未踏出第一步),兩位傳道人同時指著我,我知道大家都是說說笑,但可以肯定的是,被指的那一刻,我很開心,我更確認自己渴望讀神學的心。我開始向神祈求,祈求祂讓我知道祂願意我讀神學,去裝備,去事奉祂。容讓我在這裡跳出來,說一個八年前,我在紐西蘭遇上的經歷。我喜歡行山,在紐西蘭工作假期期間,我到了一名為Tongariro的行山徑。Tongariro是一個在睡火山帶的行山徑,是一個環形的行山徑,大家可想像成一個圓形的時鐘,圓心就是一座大火山。朋友介紹一日一夜就可以完成,所以我訂了一晚行山徑裡的小屋。殊不知,他們介紹的,是一條橫越的行山徑,就像是由九時方向直線到三時的路徑,而我預約的,是要由三時開始,沿著圓周走一圈,正常需要四日三夜。因為這個失誤,營地職員提議我以逆時針方向走,因為這樣會易走一點,可壓縮一下時間。而正正因為我以逆時針方向走,直到我到達休息的小屋之前,我在路途上沒有見過一人。孤身一人走在石路上,沿途只有石頭和石頭,在石頭間走了九小時,讓我一嘗在曠野的感覺。曠野的感覺,至今,歷歷在目。

畫面一轉,繼續我向神呼求的禱告。我向神求,每晚的祈禱也求。有一晚,是一個星期六晚,是一個我要通宵工作的星期六晚,直到清晨五時多,一個身在紐⻄蘭工作假期的朋友發佈了一個Facebook直播片,那正正是他在Tongariro遊玩的Facebook Live。我很慶幸,全靠要通宵工作,我才會在清晨五時(當地九時)看到他的直播,把我收在心裡的曠野記憶和感覺勾出來。

到了十時,教會時間,當日崇拜講員分享的,就是摩⻄的三個四十年,王子、曠野和事奉神的三個四十年。他指出,曠野沒有風景,但不代表沒有焦點;曠野,反而讓人更看清楚神。摩西在埃及的時期,同樣是神預備他、塑造他的時期;摩西在曠野的時期,同樣是神預備他、塑造他的時期。聽罷我十分感動,甚至激動。數年前的一次親身曠野經驗,昨晚十一時多向神訴苦不安於曠野生活,五時回憶起五年前的曠野,十時崇拜聽講員宣講曠野的信息。我真的很激動,我不敢去覺得這是巧合,但又不敢去判定這就是傳說中的「上帝叫我XXX」。我不是那種會激動得聽道聽到哭的人,所以我沒有哭。我的激動沒有阻礙講員講道,他分享自己投身事奉前的經歷,他分享到他讀神學前,試過不同的行業,不同的工種,但總得不到滿足感,就像毎件事都懂一點,就是沒有專長,只有在事奉中,才有滿足感。到了這刻,我實在控制不了眼淚,眼淚不是因為我找到跟自己差不多經歷的傳道人,眼淚是因為神一直都有聽我禱告,神更會回應我的禱告。講員的分享,正正解開了我認為「回港讀神學是逃生口」的心結。

「謝謝耶穌,謝謝耶穌的回應」,我不住的謝謝耶穌。

抱著這個支持,我參加了中神的獻身營,短短三日四夜,讓我對自己,對自己的召命,有了多一點的認識。的確,我沒有轟轟烈烈的召命,沒有大⾺⾊路上的經歷;但另一邊廂,神的確沒有說過這是祂呼召的格式。平平淡淡,從小藉著家庭、成長環境去塑造我,就像摩西一樣。當下的我,不需要為到讀神學而犧牲甚麼甚麼,不需要放棄高薪厚職,不需要顧慮高堂妻兒。我忽然被提醒了一下,這不就是一個最好的時機嗎?為何不可抱著神的厚恩,開開心心踏出去?營中有一段安靜時間去思想自己有甚麼可報答耶穌的厚恩,我把我意念中的第一個想法告訴耶穌,我願擺上我的時間。再進深一點思想,「時間」,就是組成「生命」的元素之一,是存在的單位,是存在的證明。原來,我⾻子裡,已準備好把我的生命,我的存在來回應耶穌。

耶穌,我就在這裡了,隨時候命。

 

此文章是基於作者的意見,不代表堂會的立場。

Facebook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