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menu

此文章是基於作者的意見,不代表堂會的立場。

 

牧者的話—-《自由之夏》——周智禮傳道

他從睡夢中驚醒,撐開眼皮看過時鐘才九時多…

心想不知多久沒有在早晨起床,盤算著要不要多睡片刻之間拿起手機滑著,檢視不同群組的訊息,還好,距離自己離線後的3、4小時間只剩數十條未讀訊息,世界總算平靜下來,突然發覺電量徘徊在警界線,只怪自己昨晚回家後一直看著街外直播至不省人事,忙了給手機好好充電;撐起身爬到鏡前望著稚氣未脫的自己,把留有薰煙味的襯衫脫掉,望了一下才記起這是昨晚在港鐵站外撿來的,只好洗掉後放到其他地方循環助人;打開《現在》新聞台後手機傳來訊息,原來是日程提醒,中午時分被上兼職的主管約了午餐,這段日子主管總是撐他挺他,多次趁機贈予飯券呀代用券呀八達通呀,多番推搪下唯有答應了今午的飯聚,然而他不希望由他請客,他不願意接受別人金錢上的幫助,就算一頓飯也覺得愧疚,不希望有人在背後說三道四。

升上中六的他在書檯前坐了下來,無意義地翻著案頭上還未完成的愈年試題,對暑假前的預備模擬試感到乏力,不過這年間已為文憑試盡了不少努力,應該撐得過去,對得住獨力撫養自己和妹妹的母親,自父母離異後母兼父職撐起頭家,所以高中後他也在外兼職幫補家庭開支,可是這2個月給母親的家用因有特別開支明顯少了,但母親沒有半句地默默支持,只叮嚀他「小心平安回家」;

腳無意一伸碰到封塵的籃球,烈日下投籃揮汗的日子幾乎忘掉,電腦遊戲的帳戶不知多少日未曾登入,向樂隊的隊員不知爽了多少次約去練習,對彈奏結他也開始疏落了,這些日子感覺很不一樣,一洗從前暑假頹廢形象,每日都行程緊密,對社會上各項議題萌生興趣,對自己公民身分意識深了,多了一份責任,也開始明白教會導師經常掛在口邊的「為他者而活」原來是這滋味,是的,他自6月頭在現場半推半就地幫忙傳送物資後,就開始不介意在人群中喊著口號,蹲下跪下刷著街道執拾垃圾,站在車站外隧道中為行人送上便利貼,他從不認為這是犧牲時間浪費青春,因為他的同學朋友跟他一樣,在記者面前理直氣壯對答如流,手捧着珍珠奶茶去參加集會,和陌生的大人和平地討論各種意見,所以他反而感到肩負著無比的使命,能為自己一代的未來開闢自由光明的使命,甚至志願成為記者、社工或醫護工作也不錯。

但不足16歲的他這刻不知道的,是他已經回不去了,回不去以前只顧打機打波的暑假日子,回不去目空一切只顧自己的態度,他更加不知道他所作的,不只將自己一代的未來擔起,也同樣將香港未來的生死存亡,扛到身上,因為香港也回不去了,只有撐著而不畏縮地向著未來進發,才能看到出路,不管了,他揹起裝著各種裝備的書包準備赴約,戴上耳機踏進街道時響起舅父介紹的一闕老歌:

「撐住我 狂風暴雨我都不逃脫
撐住我 為你擋下所有詛咒
撐住我 眼淚不再流
擁抱你 作完一場美夢!」

他心中再一次點燃起莫名的鼓勵,昂然向前方邁步進發。

 

此文章是基於作者的意見,不代表堂會的立場。

Facebook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