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menu

 

牧者的話—-《幾則神學反省》——方桂生牧師

讀神學的時候,神學院的老師很強調我們要作神學反省。
一位偉大的神學家曾說︰他一手拿報紙,一手拿聖經。意思是信仰需要對時代作出反省。喜歡思考的我,也因此常常以聖經去思考不同的事與物。
以下是最近我的一些神學反省,願與大家分享…

真假先知?
當某位自稱基督徒的準神學博士,被警方/傳媒揭發他自編自導自演「被綁架」的故事時,我心中多有感觸。(「被XX」不是共產國家的專利嗎?原來民主人士也學會「翻版」!)這一位準博士也算是我的校友,畢竟我也曾在他所讀的神學院中畢業。
我最深感觸的是︰社會中的民主派別,在未弄清楚事實前,先行放大事件,指責中國政府、香港政府…。這種「未審先判」的表現,最後成為羞辱。
然而,稱為「時代先知」的基督教報刊,與某些神學院,也同樣表現出這種「未審先判」的情況,發表聲明,作出指控。
當傳媒揭發準神學博士自編自導自演的故事後,民主派別馬上改口風,表示事情未弄清楚,希望警方盡快查出真相。稱為「時代先知」的基督教報刊,與某些神學院的回應也是相同,事情未弄清楚,希望警方盡快查出真相。
看見這種現象,讓我反思︰到底今天的香港基督教,真的是「時代先知」?
真先知宣講的,是上主不變的真理。
只是今天的香港基督教,早已被社會政治所俘虜,跟從社會政治走,作社會政治的傳聲筒,宣講的只是香港社會政治的論點!
真正的先知,宣講的是上主的真理,而不是人間的政治道理。
聖經呼喚祂的子民,要分辨真的先知與假先知。
願聖靈開我們的眼睛,讓我們能有智慧分辨假先知。

違法達義?
聖經羅馬書12:21說︰「你不可為惡所勝,反要以善勝惡。」
當某幾位基督教牧師、基督徒學者、基督徒法律工作者大聲呼喚,宣講「違法達義」的道理的時候,首先要指出,他們所說的「義」,並不是聖經中的「義」。
他們期望建立的一個所謂「公義世界、公義社會」,也不是聖經宣告神的國降臨時的「公義社會」。
聖經清楚指出,神的國、神的義,是由神親自成就的,不是由人用人的智慧、人的方法來成就的。
當法庭宣判參與的人有罪時,清楚指出︰他們要達到「義」的方法,並不是「義的途徑」。
「違法達義」本來就是一個矛盾的說法,也是自欺的用詞。
當公義的神,為了要成就救恩,祂雖有大能,但祂選擇用公義的方法來成就。這公義的方法,就是神的獨生子為人而死。慈愛與公義,兩者兼顧。

放縱與自由?
今天香港的社會,「自由」才是他們的神。
只是,「自由」的背後,是人的「自我中心」。
因此,人可以以「言論自由」為名,說任何不負責任的說話。
當教大刊登「恭喜」的句子時,很明顯,刊登者(無論是學生與否)的出發點是因為反對教育局副局長的政治信念而有所行動;因此,刊登者也大概是追求民主信念的人士吧。

因為不同的政治信念而作出如此的「無人性」的行為,讓不少人感觸香港的大學生、未來的香港老師為何會如此走下坡! (當身穿白衣的中大內地生,撕去「港獨」的標語時,不少人讚嘆這位內地女孩以流利的英話,完勝表達「甩甩咳咳」的本地學生。這大概反映出中港兩地的未來!)
我也有所感觸︰到底香港人追求建立的民主,是甚麼樣的民主?
一個「無人性」的民主,跟它們所反對的「獨裁」有甚麼分別呢?
面對這種沒有人性的表現,香港的民主人士關心的,不是自殺者及其家人,而是「不應限制言語自由」。

這讓我想起WWJD (What Would Jesus Do的縮寫)。

如果讓主耶穌基督來回應,祂會怎麼回應?
主耶穌基督大概會去到死者的家那裏,伸出祂的手,給予哀傷的母親安慰、鼓勵。

不是有很多的基督徒、牧者,自稱是「民主人士」嗎?他們去了哪?
無他,今天香港社會的民主人士,早已變質,成為民主「鬥士」,心中充滿的,是戰鬥,只求一己的勝利,最好對方「死」。難怪有「恭喜」的句子了。

可悲!既有人性,又有基督心腸的基督徒民主人士又在哪?

Facebook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