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menu

 

牧者的話—-《聽不到的說話》——劉燕美牧師

今年三月初偶然發覺接聽電話時,耳朵聽到對方的聲線很微弱,本以為是當時患上感冒和嚴重鼻敏感所致,輾轉看過中、西醫及作測試檢查,發現左耳的聽力衰退了…

但並不是這次感冒做成,或也有一段時間,祗是沒留意而已。醫生安慰我說年紀大了身體器官便陸續退化,抱著如眼睛出現老花的心情看待耳朵問題就不會令人太恐懼,猶幸衰退程度未算嚴重,暫時無須使用助聽器。

原來聽力不好,也會帶來耳鳴和耳水不平衡(早上起床及晚間躺下床就有旋旋轉的感覺)等困擾,感恩經過兩個多月中藥治療,情況已有改善,可是左耳的聽力則無法復原。

弟兄姊妹,若日後你跟我說話,而我沒甚麼反應時,請包容我的軟弱及請在我右邊耳朵再說一遍,抱歉帶給大家的不便!真可惜往後不方便用左耳聽俏俏話;近期留意到自己與別人傾談,有時祗聽到對方咿咿呀呀的聲音,卻未能掌握到說話內容,帶來溝通的點點障礙,心情會有種難以言喻的苦惱和不安,「弱聽」是我目前要學習適應的身體變化,求主憐憫。

人與人之間的溝通,除因生理緣故帶來障礙之外,還有其他因素亦會影響彼此間溝通的質素,我們經常提到溝通、聆聽不單是用耳朵,也要用眼睛觀察和用心靈感受對方所講的和言語背後所想的,這才達致有效和相向的溝通。

聆聽既是簡單的,但也可以是大有學問的,甚至是一門藝術。舊約聖經就記載了一個溝通失敗的例子。所羅門王傳位給兒子羅波安後,十二支派的首領來朝見這位新王,因所羅門在位期間要建皇宮及不同的社會建設而要年年徵重稅,首領們請求羅波安減輕賦稅;但這位年小氣盛、魯莽輕浮的王,不單不諒解人民生活的難處,反而隨便拋出一句不合宜、不得體的話:「我的小拇指頭比我父親的腰還粗;我父親使你們負重軛,我必使你們負更重的軛;我父親用鞭子責打你們,我要用蠍子鞭責打你們。」(列王紀上12:10-11) 這位新王未能感同身受百姓的需要,從此,國家分裂成為南北兩國,並引發內戰,令國勢也日漸衰落。

當追溯自己〝失聰〞的過程,外子往內地工作時,晚間會以電話保持聯絡,想起由去年開始,多次覺得聽筒內的他聲線微弱,以為是電話咭飛線或網絡問題令話音不清,又投訴外子說話有神無氣似的,過往認定問題在別人那一方,今天我恍然知道,原來問題不是對方,而是在自己身上。

許多時,我們未能與別人有好的溝通,總會認為是對方的軟弱、對方的固執,卻少去留意是否自己有太多先入為主的思想、自己太快向人下判斷、自己未能心平氣靜……,以致沒有敝開心扉去聆聽,溝通要用耳朵、用頭腦、用情感、用心靈聆聽,無論是你,或者是我,都不該以為自己擁有全部的真理,唯有帶著這樣的觀念,才能與對方有正面積極的溝通。

執筆完結這篇文章時,腦海突然閃出教會建築物未來的發展、三堂未來要走的路,何嘗不是我們一個溝通的學習,但願我們都樂意向別人抱著〝洗耳恭聽〞的情懷。

Facebook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