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menu

 

同工分享—《高度與速度》——顏協明助理主任

「高度」,會令人立刻想到教會向政府申請放寬建築物的高度限制,進度如何?有困難嗎?還是已經被否決了?這個有待專人解答…

我不是想說這個,我是想說看事物的視野,很多時候我們看東西太近、太細,專注的部份太精,所以,看到的部份太小、太清晰,以致我們都認為自己是對的,已了解事情的全部(這是我常犯的錯誤)。我們這些年來是被教導成一顆鏍絲、一個齒輪,我們被專業化,這樣容易做成看事物的角度「太貼地」。就像是對國內同胞的評語,電視看到的、電台聽到的,還有網絡上「水軍」的火力強攻,我曾經相信過,我一度以為自己從小所學的歷史有誤(也許真的有誤吧!),甚麼文明古國,千年文化,禮儀之邦,全都是假歷史,儒、釋、道這些極具深度的文化也是假的,這樣使人很困擾。過去我們曾經為國內的那場「文革風暴」,同情過,甚至支援過這些同胞,但當風暴過後,文化被洗清,人心被扭曲,傷痕纍纍啊!甚麼禮儀?甚麼承傳?通通也不再重要,甚麼都沒剩下,只有自己,餓著肚子的自己。

就算現在國家(應該有些人不喜歡這稱呼)改革開放,同胞們富起來了,或許該說暴富起來了,其中很多跌跌碰碰,總的還好起來了,但文化卻是脫軌了。

香港人不知何時,再不願聽「獅子山下」這首歌曲。變成了「港燦」之後,心裡一下子就不平衡了。我們的文化(又或是核心價值)也脫軌了,「西風」吹得很猛,吹得我們在亂轉,根離地了,香港的「文革風暴」被「西風」吹起了,國內的歷史會在香港重演嗎?那就要看根最後落在何處!

多年前曾參與舞台劇「暴雨驕陽」的演出,其中一場是新來的老師,鼓勵學生站在書桌上看事物,鼓勵他們看遠一點,看的角度多一點,用「高度」來突破框框(這個難呀!)。正如現今的香港社會,太多噪音,不同的「名詞」被使用去鼓動人心。但大家不妨站高一點看!看人心!同樣不妨低下頭來看!看聖經!

「速度」,年輕時還沒有手機這種東西,記得有一次與朋友相約在尖沙咀見面,但等了很久他還沒出現,只有獨個兒去做該做的,然後就平平安安的回家再聯絡他了。現在,有了手機,還有不同的通訊軟件,若果朋友不出現,便立刻用手機軟件找人,沒有回應嗎?立刻致電,還不現身的話,GPS定他的位置(這個多數在對方不知情或被迫的情況發生,我還未有機會嘗試),總而言之,心裡就是著急,又是煩燥,平平安安的幸福就沒了!

很懷念以往禱告後的平靜安穩,現在總是人靜心不靜,手機好像一只怪物,一雙眼睛總是盯著你,又或是自己一雙眼睛總防備著它,就像彼此互相瞪眼,怕它不知甚麼時候突然吐出 — 一個信息!這感覺確實很囧!曾幾何時,自己渴望擁有一部手機,以有一部手機為榮!可是現在卻防備著它無時無刻的纏繞,熄機容易,背後的意思卻煩人。

跟以往一般,給弟兄姊妹介紹歌曲「從前慢」及「父親寫的散文詩」,希望大家喜歡!

【记得早先少年时 大家诚诚恳恳 说一句 是一句 清早上火车站 长街黑暗无行人 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 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 人家就懂了】

注釋:「以前的锁,锁的不是里面的东西,而是告诫你这东西不能动,你锁了别人就明白了,就不动它了,因此锁才能做的漂亮。现在的人与人之间防备之心太重,都以小人之心度小人之腹,大家一起小人。」

從前慢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LSjqCPkdWA

父親寫的散文詩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VWYfY8pDGA

Facebook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