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menu

 

牧者的話—-《Land of mine》——方桂生牧師

Land of mine . 可以翻譯作甚麼呢?……

可以用作︰我的土地;也可以作︰礦藏之地;又或作︰有地雷的地方

Land of mine原是一部電影的名稱。香港翻譯作︰《十個拆彈的少年》。

《十個拆彈的少年》電影故事是以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的丹麥作為時代背景。

第二次世界大戰快結束的時候,納粹德國為了阻止盟軍登陸丹麥,因此在丹麥的海岸佈置了幾十萬顆地雷。第二次大戰結束後,丹麥政府接納英國政府的建議,安排德國的戰俘負責清除地雷。

由於多年戰爭,不少德國男丁都戰死沙場,第二次大戰後期,德國開始徵召十多歲的少年人入伍當兵,他們大部份沒有接受足夠的軍事訓練,甚至剛被徵召就被俘虜。因此,戰後的德國戰俘,不少是只有十多歲的少年人。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丹麥曾被德國佔領;戰爭結束後,丹麥人對德國人充滿著仇恨。

電影故事講述的,是十位少年戰俘,被派到丹麥海岸,由一位丹麥軍官帶領,進行掃雷工作。丹麥人承諾,在掃雷後,他們將可以自由回國。

電影故事描述這位丹麥軍官,如何從對德國人充滿仇恨–虐待戰俘,甚至不重視他們的生與死,慢慢地轉變。

電影故事也描述這些少年戰俘虜,面對如同送死的任務時,各有不同的表現。有人選擇自殺;有人盡力掃雷,希望在掃雷完畢後,可以回家;有人關心幫助當地的丹麥人,消除仇恨。

然而,丹麥並沒有履行他們的承諾,在掃畢一個地區後仍生還的戰俘,又被送到另一個地區去面對死亡。

電影在結束的時候指出:在數十萬的德國戰俘中,半數以上因此受傷或死亡,當中不少是少年戰俘。

拍攝電影的丹麥導演表示:今天的丹麥人,以為自己的國家比別人好,以為他們的國家充滿著光明美好良善,卻不知道原來他們國家的過去,也曾有過一段黑暗的歷史,跟他們所憎惡的納粹德國是相同。

看畢電影,我心中帶著一些反思。

電影故事除了讓人看到人性中的仇恨,也讓人看到人性中的假冒為善–只看到自己比別人好,卻看不到自己的壞處。

「只看到自己比別人好」,正是今天我們所處的社會現象。
香港人看自己比國內人好。甚麼醜事、衰事、壞事,一定是國內人做的。
西方人看自己比中國好。他們的國家是上帝所祝福的,而共產黨國家肯定是邪惡的。
民主派的人士看自己比建制派好。他們是正義的化身,而別人就是魔鬼,就是撒旦。
基督徒看自己比未信的人好,未信的人一定是作惡多端,信徒的生命就不同了,他們是神的兒女嗎!」

某個假日,我與家人到沙灘散步,遇到幾位來香港旅遊的西方人士。言談間他們知道我是牧師,他們因此就放膽就把話題轉為對中國的批評–看,每逢節日,我們國家的巡遊/遊行,都是一家大細一起巡遊,大家都很開心的,這反映我們國家重視家庭。但中國在假日卻是閱兵,這反映中國是一個好戰的國家。

哦!我沒有回答他們。

我腦海想起的,是另一些專家,他們批評中國的軍事實力的說話︰中國軍隊,已三十多年沒有參與戰爭,因此是不堪一擊的。三十多年沒有參與戰爭的國家,是好戰的國家!但發動了不少戰爭–海灣戰爭、入侵阿富汗、科索沃戰爭、利比亞…,甚至暗中供應軍火給ISIS,利用ISIS去殺戮平民的大國,卻是愛好和平?

我真的無言以對。

當新聞報導又有平民因化學武器而受傷,大國連查證都不用,就馬上出手–大射巡航導彈。大有「我話是你做的就是你做」的黑社會大佬的作風。卻沒反思在越戰時,是誰大量使用化學物品以致今天仍然有大量的越南兒童受害?

我想起聖經說︰
「為甚麼看見你弟兄眼中有刺,卻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你自己眼中有梁木,怎能對你弟兄說:『容我去掉你眼中的刺』呢?」

(馬太福音7︰3–4)

Facebook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