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menu

 

牧者的話—-《2017的期願》——梁明輝傳道

今天是大年初九,首先在此恭祝大家靈命日進,天天嘗主恩……

踏入2017年,許多人心裡都很疑惑,全世界彷彿充滿著不確定的氣氛:在美國有一位不按常理出牌的總統上任,在歐洲有極右思想的湧現,各地仍有大大小小的恐襲的威脅,在香港不知誰會當選行政長官;2017的空氣彷彿就像北方的霧霾,我們對這一年的前路完全看不清。

在初信主時,筆者很想上帝會差派一位先知,期望他可以告訴我這一年應該怎樣行,可以怎樣作決定,就像以色列人去爭戰時,去求問耶和華,可以知道這場爭戰能否勝利,然後才出兵打仗,省卻不少的功夫。今天回想起來,我們是否也可以求問神:我們好不好買這層樓?去不去某處打工?這項投資能否獲利?參選特首能否勝出?

我們當然可以這樣做,我相信上帝喜悅我們求問他,不過我們要先了解我們求問時的心態,若果我們求問神是咨詢式求問,即是我們求問時心裡已有一個答案,上帝的答案只作為參考的話,又或者上帝的答案與你心裡所想不一致的話,這樣的求問就不必了。

讓我們看看在聖經中,人是怎樣求問神。在舊約,以色列人去爭戰時都會去求問耶和華,但他們所求的是甚麼?讓我們看看聖經其中一處以色列出戰的描述,在撒母耳記上23:4 寫到:「所以大衛求問耶和華說:『我去攻打那些非利士人可以不可以?』耶和華對大衛說:『你可以去攻打非利士人,拯救基伊拉。』」大衛所求的是「可不可以」,而不是這場仗「會否勝利」,若大衛求問的只是爭戰的結果,出戰的決定權仍然在大衛,因為他會按著「勝算」是決定出兵與否,上帝所提供的就像是「內幕消息」,他聽完神所說的結果後,他可決定去與不去;但若大衛求問神的是「可不可以」去打這場仗,他就把決定權交給耶和華,而不在自己,無論求問的結果如何,是否合我自己的心意,他必跟從上主的吩咐,這就是順服,也是依靠上主的信心操練。

當筆者再讀聖經,我就知道信仰不在於去找一位「先知」或者一些「高人」去聽他說一些所謂「預言」,因為我知道聖經的「先知」並不是「未卜先知」,我們要留意舊約的先知,他們只是代神發出信息,並不是預言家。有時先知會按神所吩咐的去為某城作出宣告,但這宣告也未必應驗,就如先知約拿,他向尼尼微作出宣告:「再等四十日,尼尼微必傾覆了!」約拿當時是這麼肯定的宣告,但最終約拿等了四十日,卻看不見耶和華所降的災,因為他看見了尼尼微人的悔改。作為先知,你要看見人的悔改還是看見自己的「預言」實現?

其實,約拿已經很幸福了,因為他看到上主的工作及人的悔改;但聖經希伯來書提到有不少的人,他們懷著信心去行,但他們有生之年也看不到神所應許的成就。「這些人都是存著信心死的,並沒有得著所應許的;卻從遠處望見,且歡喜迎接,又承認自己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來11:13)他們知道只要在世上按著神的心意行,那就滿足了,因為他們知道自己要得著甚麼。「他們卻羨慕一個更美的家鄉,就是在天上的。所以神被稱為他們的神,並不以為恥,因為他已經給他們預備了一座城。」(來11:16)原來,這一班人用他們的生命教導我們甚麼是信心的生活,而信心的生活是在看不到結果中,仍然與神一起向前行。

所以,我們活在這紛亂的世代中,我們不需要甚麼預言,不需要甚麼「內幕消息」,不需要知道誰是被「欽點」,不需要知道樓市何時起跌,我們需要的,是學習順服於主,明白真道,與神同行。

有時在迷惘中,我們會更依靠神,清楚上帝在帶領你,就已足夠。因為看見的不需要信心,反而看不見的才需要信心。

「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來11:1)

願在2017年,共勉之!

Facebook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