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menu

 

牧者的話—-《聆聽「肩周炎」的微聲》——方桂生牧師

屬靈操練的導師提醒我們︰要在生命中的每一件事上,留意聆聽上主對我們說話的微聲…


大約是四月初的一個主日崇拜︰祝福的時候,我舉起右手,要為會眾祝福。忽然感到右手僵硬,無法高舉。其後,我從網上翻查資料,知道這是肩周炎的徵兆。網上的資料說︰肩周炎可以自癒。如此,我掉以輕心,把這徵兆放在一邊。
六月初,我為頤樂軒邀請了熟悉的姊妹(物理治療師)負責講座。我跟她談起肩周炎的徵兆,她為我作了初步的檢查後說︰「你應盡快尋求醫治。」如此,開始了我多個月的物理治療的療程。
姊妹告訴我︰我的病情嚴重,肩膊的四條筋,有三條發炎;整個肩關節囊因發炎而黏合。忽然間,我好像中風的病人,失去了右手的所有活動能力。最嚴重之時,我無法舉起右手,甚至無法把右手伸進褲袋中。


失控與失去安全感
物理治療師協助我拉開肩關節囊的黏結。經過多番痛楚後,右肩傳來「…拮…拮…拮…拮…拮…」如同撕開紙張的聲音。這些聲音宣告著關節囊終於被拉開了。雖然疼痛,但拉開了關節囊,讓治療踏上了一步,我心中充滿了感恩。
然而,一星期後再見治療師時,病情卻倒退了–關節囊再次黏結,治療又要從頭開始。
一星期的努力突然間全失去,我心靈中充滿哀傷。
接著的治療中,很多負面的情況出現,最令我感到無助的,是疼痛令治療無法進行–當治療師嘗試再拉開黏結的關節囊時,整條右臂–從右耳起,至右指尖–都在抽搐,物理治療師只好暫停為我拉開關節囊。
疼痛令治療進展緩慢,抽搐令我無法掌控身體。我無法阻止手臂抽搐,手臂彷彿是脫離了大腦,不再聽我的命令似的–這令我感到失望。
上主微聲地提醒我︰我努力要掌控一切,以為掌控就有安全感,失控就失去安全感。然而,真正掌控一切的,是上主,不是我。


我的手、上主大能的手
不知是哪一個星期日的晚上,我獨自一人到飯店吃晚飯。吃畢,又獨自到公園散步。
在墨黑的公園中,心靈的憂傷彷如進入了心靈的黑夜,我向上主禱告說︰我真的想在你面前痛哭。
心靈中充滿著失望、沮喪的感覺。我疑問︰為何是我?我不是常常有運動嗎?為何會有這病呢?明天又將會如何呢?
在黑暗中,上主微聲對我說︰「你不是曾說,要把你的人生獻給我、要把你的才幹獻給我、要把你的生命獻給我、
要把你的身體獻給我、要把你的手和腳都獻給我嗎…。如此,你的手不是我的嗎,既是我的手,我就可以按我的意思作。」
上主又說︰「你失去你的手,但不要緊,因為我的手可以代替你的手,並且我的手是大能的手。」


能舉手,都是恩典
從來不覺舉手有甚麼困難,舉手不是天生的動作嗎!
但當肩周炎讓我無法舉手時,我才明白–能舉手,不是必然的。能舉手,全都是恩典。
物理治療師教我作一個名為cat stretch 的伸展運動,由於動作似俯伏,我戲稱這運動為︰「俯伏敬拜」。
每次,當我作這「俯伏敬拜」時,心中想起︰信主多年,到底我曾有過多少次真的「俯伏敬拜」呢?
某天晚上,當我「俯伏敬拜」時,忽然發現我可以把手伸直了。我驚訝地告訴太太︰真是恩典呀!
手又再次舉起了,但到底能舉手,是因為這是天生的動作?是自然的事?或是恩典呢?只願未來每次舉手,都再聽到「肩周炎」的微聲提醒。

Facebook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