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menu

 

牧者的話—-《探訪服侍的樂與悲》——劉燕美牧師

眾多教會服侍裏,「探訪」是其中一項我喜愛的工作。

喜愛探訪,當然是因為肢體們都十分愛護教會同工,每次也視我們如貴賓般以最高規格的方式款待…


又會端來上好的茶點美食,所以經常令我捧腹而回。

除饞嘴的原因外,總感到主日在教會與許多肢體也像擦身而過,探訪可讓我多瞭解他們家庭的需要、工作的難處或信仰的掙扎,雖然人生閱歷膚淺的我,總是無言以對與及未能提供甚麼解決問題的方案,但他們仍不嫌棄我的無知,樂意分享生活上的甜酸苦辣,看著他們面對這麼多難處,還持守著對神的信靠並且忠心勤勞的服侍教會,心裏滿是欣賞。

探訪獨居長者,又會在他們靜寂的生活中泛起漣漪和添上歡樂,實在是一件既簡單易做又能祝福別人的美事;與長者們閒話家常中,也學到很多不同知識——上一輩在鄉間逃避「日本仔」的顛沛日子、香港淪陷三年零八個月的苦況、老香港衣食住行的往昔情懷,長輩們又教我許多烹飪技巧,如何浸豉油雞才能令雞肉滑一點、如何蒸粉果、做蘿蔔糕……等,可惜至今我尚未有機會實踐過!

雖然自信認路能力不差,未算是個「路盲」,但往一些從未到過的地區探訪肢體,也有點難度。猶記得手提電話未普及的日子,試過明明遠望那幾幢就是要到訪的屋苑,但不知怎的,總無法找到大廈的入口,找到滿頭大汗之餘,亦令我遲到接近一小時,累家主等得牽腸掛肚。隨著科技發達,現在卻方便多了,使用Google地圖啦、查詢巴士路線啦、瀏覽網頁啦,「探訪」有助我認識本港十八區的街道位置,就像上了一堂無言的通識課呢!

曾探訪過一些居住新界區或離九龍城區甚遠的肢體,每次出巡似是環島半天遊;憶起十多年前探訪一肢體,當他在電話中教我怎樣前往他的家,聽後感覺很複雜,何解明明住在市區的,竟要坐完一趟隧道巴士又再來轉「街渡」,我依指示前往,車程的確十分長,睡醒兩覺仍未到達,還要帶著惺忪睡眼乘「街渡」,回程時,在車上想到今天的探訪令我實地考察肢體返教會所付的代價——要每星期大清早舟車勞頓,並拖男帶女、扶老攜幼的返教會,除一股毅力外,背後還隱藏著他們對教會的情與愛。

居住在離九龍城甚遠地區的肢體啊:很想在此向你們表達由衷的敬佩,每主日你們得用上兩、三小時車程往返教會,實在殊不簡單,願神悅納你們為主所擺上的,也願神厚厚的賜福予你們!

探訪,當然有喜也有悲。

全香港五十多間公、私營醫院,敢說至少八成的醫院,我也踏足過。縱然在病房逗留的時間不能太長,我仍想把握著每分每秒,問候他們的病況,為病重而動彈不得的肢體抹抹手、臉,為他們禱告,送上關懷、送上祝福。

醫院探訪見過許多生老病死、生離死別,看著患病肢體睡在冰冷的病房,又忍耐著病房內起伏不定的呻吟聲,並要吃那些磨得稀爛色香味欠奉兼賣相奇差的糊狀食物,內心有說不出的難受。

早年探訪一位患病的肢體,看著他躺在床上,病痛把他折騰得瘦骨嶙峋和不能開口說話,雖然他嘗試勉力跟我傾談,可是也無法多講一兩句;而我,站在床邊良久,除卻感到生命的無奈與脆弱外,就沒甚麼可為他做了,那刻,心裏祗能向神禱告,求主讓肢體咬緊牙關渡過人生最幽暗的階段,祈求金色的黎明成為他終極的盼望,俏俏地,原來我的眼角已滴下淚水……。

驀然想起盧雲神父的著作【負傷的治療者】,或許「探訪」就是讓我這軟弱無能的牧者去學習,在苦罪傷痛的世代裏,作個隨時隨在的安慰使者吧!

Facebook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