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menu

 

牧者的話—-《受著迫逼的信仰群體 》——梁明輝傳道

非洲,總帶著一份神秘感,因為在這裡有著我們完全不認識的文化,有著與我們不同膚色的人種,更有我們少接觸的疾病與戰亂,但今年,筆者就到了非洲東部兩次,探訪不同的教會、民族,了解他們的需要,學習幫助他們的生活…


在今年的四月,筆者到達了烏干達及肯亞,探訪當地種植乳木果的農民、農村教會、華人教會、貧民窟,以及在肯亞支援因為信仰受迫害的難民群體 —S民。而七月,筆者再回到肯亞,深入探訪S民,與他們一同生活,了解他們的需要。

上世紀九十年代至本世紀初,S國發生內戰,大量難民湧入肯亞及鄰近國家,有部份是因為戰亂及經濟等問題離開本國,也有一些是因從伊斯蘭教改信基督教而遭受迫害或者逃避暗殺的威脅,需要尋找一處相對安全住所的人,更有些是因為幫助這班信徒而生命受威脅的人。

這次與難民群體同住,了解他們的生活更多,也更深入知道他們以往所面對的更多。有一次,筆者看到一位二十歲的年青人,他有著厚厚的腳板,筆者細心一摸他的腳板,發覺他的腳繭很厚,就像穿著了「厚底鞋」一般,與這位年青人傾談後,知道原來他小時候,經常要步行很遠,離開所住的居所,以逃避戰火,試過有一次他大約十歲時與母親為逃避襲擊,在沒有糧食及食水,並在只有穿著一對小涼鞋的情況下,步行十日,至四百公里外的另一個沒有戰火的城市,並暫住在其中以暫離戰火,他憶述,那一次他與媽媽因為缺水而幾乎喪命,但感謝主,因為上主保護,而令他們得以存活。當聽完他的分享後,筆者再看著這厚厚的腳板,我只能向它說:「腳板,過往你要保護你的主人,或奔跑或步行,實在太疲累了,現在你與他來到這新的環境,願你也與他一樣,好好休息,平平安安的過日子。」

另一位名叫阿哈(化名)的成年人,他是一位有著S國血統的肯亞本土牧師,也是幫助S國難民的,在數年前,他幫助一項語音版S語聖經錄音工作,因為這工作,有外國團體邀請阿哈拍攝見證,該團體竟然將他的見證放上公開視頻網站,讓全球人也「見證」主的工作,但這團體沒有考慮到的是,他們的行動腳令到一些極端原教寺主義的穆斯林(回教徒)發動追殺阿哈的行動,並聲稱追殺他們全家,而且威脅攻擊他所管理的教會,要求他們一家離開肯亞,結果此阿哈牧師就要迫著離開自己所牧養的教會,沒有了穩定的收入,不但如此,更在這數年間,搬遷了住所十多次,逃離追殺以保障家人的安全,現在此位牧師全家只可以依靠其他人幫助而過生活,但其實死亡的威脅一直都存在;最近與這位牧者分享,他對現況也存在著許多的疑問,他在說,為何一位忠心為主事奉的人,為著信仰要受這樣的苦?對於他的提問,我沒有答案,安慰他的說話也說不出口,我所做的只能與他禱告,為他生活的奉獻,為他逃離肯亞作出一點意見及幫助,並以詩篇安慰他:

「耶和華啊,你忘記我要到幾時呢?要到永遠麼?你掩面不顧我要到幾時呢?我心裡籌算,終日愁苦,要到幾時呢?我的仇敵升高壓制我,要到幾時呢?耶和華我的神啊,求你看顧我,應允我!使我眼目光明,免得我沉睡至死;免得我的仇敵說:我勝了他;免得我的敵人在我搖動的時候喜樂。但我倚靠你的慈愛;我的心因你的救恩快樂。我要向耶和華歌唱,因他用厚恩待我。」(詩13)

Facebook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