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menu

 

牧者的話—-《生與死》——方桂生牧師

是一個無眠的晚上,獨個兒在窗前望著遠海。海面閃出一陣陣的冷光,隨著海浪舞動–遠看,像是飛龍在海中跳躍,又像是魚兒的銀鱗在波動。滿腦子西方知識的我,明白這是海水中的藻類細菌所產生的磷光,只是這光影幻化出的美景,真的吸引。海面的磷光轉瞬便逝,留下的是無限沉思

生命不也是如斯嗎? …


現代人離死亡既遠又近。

年幼時,母親從不告知我有關親人去世的事。
我第一次參與喪禮,已是而立之年–以傳道者的身份主理喪事。
古人生活的世界,每天都見到生與死。
無論是戰爭、是疾病、是老死…,死亡都是在身邊的。
家族的墓園,從來都是在家族的產業內,記念先人的祠堂更是村中最重要的建築。
從家族中長者送殯的禮儀,到繈褓中隨時夭折的小孩,死亡就在身旁,死亡是伴著每個人成長的。
今人生活的世界,生命是分割的。
嬰兒夭折是貧窮地區的故事,滿月、百日宴才是我們世界裏的情節。
疾病是躲藏在醫院裏的事件,而未成年人士是不被鼓勵到醫院作探訪的;因此生日會、PARTY,才是年青人世界裏的節目。青年人–誰會想到他/她們在年青時也會因病離世的呢?
老人是被隔離在老人院中的,因此建築發展商建造的「五星級的家」,都是兩廳兩房、兩廳三房的設計,專為夫婦及有一、兩位子女的「核心家庭」而造的。而老人,不算家庭中的成員。
死亡,要留在殯儀館中,因為這是每個社區都要拒絕的髒事–怕影響樓價吧!還有留給傳道者。他們仍常與死亡打交道,因為死亡是宗教的事。


牧師祝福時,在整個安息禮拜中都很平靜的遺孀,忽然嚎啕大哭,她哀悼的呼喊聲打破原本寧靜的靈堂。 逝者–一位新婚不久的弟兄。早上與妻子道別,中午傳來他觸電離去的消息。只是幾個小時–陰陽從此相隔。

我久久不能離開靈堂,因為我找不到一句可以安慰家人的說話。

那一位獨居的老姊妹在家中無聲無息地離去了,幾天後才為鄰居發現。
在老人中心工作的姊妹知道這事,轉告教會。
警方指出,只有親人才可領取她的遺體及代辦喪事,如此,我就臨時有了一個新的身份–契仔–以便代理她的後事。

在殮房中,望著她的遺體,不禁問︰人世間甚麼是最親?

與喪家談及喪禮的事宜,才發現逝者原來有幾個身份,由此拉出一串串家庭中的秘事,以及勾心鬥角的人際關係。

作為牧者,不想介入人家的家事,但又要讓喪禮順利進行,唯有小心說話、好話說盡…。

如此我明白,喪禮–原來可以讓人一窺人世間的萬千色相,以及家庭、社會中的種種的爾虞我詐。


我怕了到醫院去探訪!我怕了參加喪禮!
大概因為我老了,不再如年青時,遠離死亡。
生與死,今天離我太近了!
有時,我想休息一會,到一處沒有生與死的地方,享受一會,休閒一會。

「往遭喪的家去,強如往宴樂的家去;因為死是眾人的結局,活人也必將這事放在心上。」聖經.舊約.傳道書7︰2

Facebook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