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menu

 

牧者的話—-《「科技操作盲」的哀歌》——劉燕美牧師

毫無疑問,我絕對是個電腦、手提電話及各類電子影音器材的操作盲,亦沒興趣追趕潮流,學習這些物品的新科技。

聽教會顏主任講 …

我辦公室的電腦已經過時,未能支援甚麼東東系統,個腦又「行」得比較慢,在他一聲令下,前星期我就更換了一台新電腦。可是這位「新朋友」不太受我的歡迎,皆因每次更換電腦也帶來不少煩惱,許多資料要重新輸入,又要再學習不同鍵盤功能,今次就連電子郵件的通訊錄也得整理一番,才能弄出適合自己使用的排序方式,在忙的日子中,這些繁瑣的更新,倍感百上加斤。


 

年青人近年愛耳根清淨,大多都不願接聽電話,對電話留言更是置諸不理;雖一向自鳴清高,為著工作緣故,我也不得不為五斗米而折腰,向現實低頭安裝「Whatsapp」(按:智能電話的通訊軟件),好方便跟他們「聯絡」!

「Whatsapp」的確有它的好處,如更快捷傳達消息讓人跟進工作和做決定、又若事情有突變時作即時通報、與海外或未能經常見面的家人朋友保持聯繫等等。

可惜世事無絕對,新事物除令你方便之餘,倘我們沒有適當地運用,其實帶給你的煩惱也不少........

十分抗拒未徵得別人同意,就硬將人加入這Whatsapp群組、那Whatsapp群組,主動退出嘛?又擔心別人會否感到被拒絕令脆弱心靈受損。我總覺得先徵求別人同意才將對方加入群組,是一種禮貌與及對他人意願的尊重。

很抗拒那些名不副實的群組,明明是為著工作或籌備活動而建立的群組,卻經常傳來——小心毒波菜、提防假銀紙、100個保養心肝脾肺腎的方法、留意甚麼......等,這些無可抗拒的恩典,著實令我吃不消;亦曾收過傳來的相片,事後看看發放時間正是聚會進行的期間,何解敬拜神還讓自己和別人一心多用,務要大家即時就收到剛拍下的照片?噢!教人好勞累,總感到城市人不愁沒有資訊,而是心靈沒太多靜下來的空間。

又好怕在群組內發放大包圍式的恭賀信息——XX節快樂、YY日平安……等,對同時間在各群組收到三五七張同款式的罐頭祝福相片,更是莫名的厭膩。身邊的人教我,將電話調校震動模式或「毒啞佢」,便可減少干擾,但作為傳道人,害怕重演狼來了的故事,不知某年某日忽略肢體傳來危急需要的信息,會令我歉疚終生。

有位資深牧者曾告訴我,她生日那天,約收到二百多個跟她講生日快樂的Whatsapp信息,除感到深深被關愛外,一天內收到這麼多信息,亦令她啼笑皆非與不勝其煩。

其實,可曾考慮群組內未必每個人也需要/也想接收這信息呢?我又覺得太方便、太隨意就發放信息,會否令人失卻經深思熟慮才向對方表達的誠意與藝術?說到底,我還是喜愛面對面的分享祝賀,又或親手寫張心意咭,甚至是向對方個別傳信息,總來得更溫馨親切。


 

講來大鄉里,我是從未玩過手提電話或電腦內的遊戲(更確切的是連如何安裝也不知曉呢)。打從何時開始,家長們為了安頓子女,免得在公眾場所大叫大嚷失禮爸媽,於是二話不說就給子女平板電腦或電話去玩遊戲,好打發無聊的光陰,似乎這是對付小朋友最方便快捷的「鎮靜劑」。當然很多家長也義正詞嚴(又或自我安慰)的說:購買這些電子產品祗是用來讓孩子學習新知識和閱讀課外書籍而已。可是我經常所見的,沒幾多個是那麼好學上進,玩遊戲的卻不少。我倒欣賞往日的家長不厭麻煩,上街前為孩子張羅書本、紙張、顏色筆,讓小朋友在茶餘飯後或等車等人期間來畫畫摺摺。

許多家長埋怨青少年子女沉迷打機,但問題的形成又會否是成人太早太隨便就將手提電話、平板電腦給兩三歲娃兒把玩而自招來的苦果?今天看著許多父母耐不住孩子的哭鬧要求,第一時間拱手奉上電話、電腦任由小朋友玩樂,看著他們無奈與拿孩子沒辦法的眼神,我的心不禁暗忖,為何這一代的家長是如斯輭弱?早早在管教子女的事上這般容易就失守?

食古不化的我,肯定很快就會被淘汰,活該!!

FacebookG+